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军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方军,1954年生。北京人。小学五年级遇文革。70年7月7日,被分配到首钢当铆工。入厂第一天,发我一支日本三八枪。成了基干民兵。在首钢,奇累。不长个子了。为了能吃饱、睡足,参军。1972年,到解放军铁道兵6师汽车营服役。修建襄渝铁路、新疆吐鲁番到库尔勒的铁路。1976年,在军队入党。1979年中越反击战一期战役后退役,在外交部系统工作。1984年,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后到日本大使馆领事部工作。1991年到日本国学习。1997年回国,出版《我认识的鬼子兵》一书。目前,已经退休。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要写《战祸的记忆》   

2015-01-21 18:09:06|  分类: 国军抗战将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要写《战祸的记忆》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日本《北海道新闻》社出版的图书《战祸的记忆》中有这些劳工的采访记。是我当时担当翻译的。劳工赵忠义、尹文正、关德印、张世杰、李良杰在北京炮局胡同原侵华日军华北监狱的炮楼前合影,接受日本记者采访。  摄影:方军

 

1,日本北海道新闻社出版过图书《战祸的记忆》

 

1984年曾经在日本《读卖新闻》社工作过几年。我1997年从日本国留学回国后,倒和日本《北海道新闻》社的几个记者挺熟的。

有个日本记者姓志村,他希望我找几个在日本侵华战争时期被强掳日本国北海道的中国劳工他采访一下,我同意了。但是,我的条件是:“采访地点必须在爆发全面侵华战争的卢沟桥上”和“北京炮局胡同几座侵华日军留下的炮楼”前面。

中国的谚语叫“触景生情”。受尽人间苦难的中国劳工只有在这里才能引发引发无限的感慨和刻骨铭心的回忆。

因为,原八路军赵忠义老人和中共地下党尹文成老人在被俘后,都曾经被关押在这座日本兵监狱中。然后,他们才被押送到日本国当劳工的。——经过千亲万苦、九死一生,日本投降后,他们才乘坐美国兵的军舰回到中国。

这些劳工回忆:“乘坐美国军舰回中国,当看到中国漫长的海岸线时,大家抱头痛哭、下跪,大喊:——祖国,——母亲!——父老乡亲!——我们活着回来了!——不少劳工兄弟们受尽了人间的苦难,都客死他乡了,他们永远回不来啦!”

如今,日本《北海道新闻》社的几部图书《战祸的记忆》早就在日本国出版了。在这些数百位日本老人回忆二战感受的文章早已经印刷在图书当中。其中,包括我在卢沟桥上,给中国被日寇强掳劳工翻译、由日本记者采访的实录。

“战祸的记忆”这几个汉字是中文,也是日本文字。“战祸的记忆”也应该是中国国民、日本国民永远回味的历史。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不但给中国人民带来战火、战祸,和无尽的苦难;何尝不是给日本国民也带来灭顶之灾吗?所以,我希望我的书能顺利在中国出版。

同时,希望日本《北海道新闻》社曾经出版的《战祸的记忆》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发行。

再有,我希望,我的书《战祸的记忆》也能再次在日本国出版、发行。

现在,我写的图书《我认识的鬼子兵》和《最后一次集结》已经在日本国翻译、出版、发行多年了。

 

2,我写书的缘由和动力

我为什么要写《战祸的记忆》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我父亲是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参加八路军的,他的原名叫房玉池。他的兄弟房莲池、房墨池作为八路军战士先后在1942年日本鬼子的大扫荡中光荣牺牲了。

在抗日战争中,我父亲上过抗日军政大学。解放后,他曾经在中国青年出版社担任过副总编辑。中国青年出版社在文化大革命前出版过一套红色丛书叫《红旗飘飘》;《解放军出版社》出版过一套红色丛书,叫《星火燎原》。由于以往的意识形态,所以,这些图书都是采访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共产党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等人物的图书。

以前,国民党就是反动派;国军,就是伪军,是地富反坏右。蒋介石就是人民公敌。

时至今日,在中国范围内,长期、系统地采访国军抗战将士人生的图书,仍然寥寥无几。坚持十数年如一日,采访国军抗战将士们的作家、记者也是少之又少。

 

我父亲在文革前看过杜聿明将军的手稿《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纪实》。在1968年。我父亲就亲口对我说过:“国军在抗日战争中打过很多大仗、恶仗。他们为抗战做出杰出的贡献。”——在那个年代,说这样的话,是很危险的。

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作家,我出版了一些图书:《我认识的鬼子兵》、《最后一批人》、《战争最后的证言者》、《最后的抗战老兵(浙江永康)》、《最后的军统老兵》、《最后的抗战老兵(浙江天台)》、《最后一次集结》、《最后的尊严》、《亲历九一八》等等图书。我前前后后采访500多位亲历抗日战争的老兵,我认为,我是在延续我父亲没有做完的工作。

我还要出版,或者是即将出版的图书有《来谢罪的鬼子兵》、《最后的飞虎老兵》、《战祸的记忆》、《国难见人心》、《重温胜利时光》、《最后的川军》、《抗战的记忆》、《记忆抗战》等等图书。

我已经采访的抗战老兵500多人,他们被我分成十类人:八路军、国军抗战将士、侵华日军老鬼子、美国援华空军、被日寇强掳的劳工、东北抗联、被日寇强掳的慰安妇、原29军老兵、在浙江的黄埔军校老兵群体等等。我从1991年至今,其艰辛一言难尽。

无数的人在帮助我完成这一历史的使命,在此,方军感激涕零、没齿难忘!方军给各位帮助过我的人鞠躬致谢。

——我写的书就是这些内容的图书。

3,抗战文学的三个流派


我为什么要写《战祸的记忆》 - 方军 - 方军的博客

1, 田野调查派


中国作家协会作家们有写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的。我就是写报告文学的。

写报告文学的,应该叫“田野调查派”。我写的东西都是我逐一采访后写出来的。

1991年开始到1997年,我在日本国利用留学生的身份采访二十几位原侵华日军老鬼子。我出版了一本叫《我认识的鬼子兵》的图书。从1998年开始,不断有侵华日军老兵从日本国到中国来,要求忏悔、谢罪;给经他们杀害的新四军修建纪念碑等等事物。这样的日本老兵我采访15位,他们有人就住在我的家,由我担任司机、翻译、联络活动、和中国人民在各种场合接触等等事物。我还要出版一本叫《来谢罪的鬼子兵》的图书。

上面说了,十几年来,我采访500多位亲历抗战的老兵。我写的就是他们每一个人,和他们充满悲欢离合、声声泪下、生死离别、坎坷人生的故事,和他们对于未来留下的警世恒言的记录。

“田野调查派”的作家容易出问题,关键是史实、事实不准确。“采访亲历抗战的老兵”,这,应该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应该干的事情。让一个人干,千辛万苦不说,光是浩瀚的抗战史实就很难写的十分准确。这也是不断受到攻击、奚落、讽刺、挖苦的缘由。

那么,攻击者都是写什么人呢?我逐一人肉过:侵华战争时期,武装到牙齿的日寇烧毁了他们的家乡、殴打他们的爷爷、强暴他们的奶奶……。——几乎无一例外。

但是,我写的这些图书填补了抗日战争历史的空白。属于“口述史”的范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图书的价值将会与日俱增。

 

2, 抄书派

 

“抄书派”不是“抄袭派”。这样的作者如雨后春笋日渐增多。“抄袭派”是贬义词。

我认识一位作家叫萨苏,他是我的朋友。他出版的图书,多数是源自历史资料。

1964年看过一本叫《艺海拾贝》的图书,作者叫秦牧。在“抄书派”出版的图书中,让我们闭着眼睛翻开他们出版图书的每一页,都是70年前、80年前的历史记载。但是,“抄书派”的图书美轮美奂,他们的内容再一次向人们揭示了以往的历史故事。我认为,他们的图书应该叫《史海拾贝》,或者叫“史海回锅肉”。——总之,是再加工的文学作品。

1991年在日本留学时采访原侵华日军老兵20几人。这些人带我去图书馆查找战争时期的资料。在图书馆,资料照片可以随便翻拍。日本老兵和图书馆的人都告诉我:

日本国在知识产权法方面执行世界性的合作公约。就是:执行,并且遵守‘50年前的照片没有版权’的规定。这项规定意图和宗旨,就是能更好地传播人类的文明、人类的文化、人类的痛苦。同时,人类可以通过以往的历史事件、故事、知识、文化而引起社会、公众的借鉴。”

很多中国人厌恶文化大革命。笔者认为,《文化大革命写真集》就应该大量出版。

中国现在有“抄书派”到外国去翻拍大量战争资料。他们回国后出版的读物为我们了解历史、开阔眼界作出贡献。但是,这些人在大赚其钱的同时,宣布“资料所有”。这个意思等同于“版权所有”。可想而知,70多年前的战争时期,不少外国记者冒着枪林弹雨、战火纷飞的生命危险、在中国战场拍摄了这些照片。今天,我们华人利用这些东西在赢得美誉的同时,赚得盆满钵满的金钱,还取得了“非法的版权所有”,这就篡改了世界知识产权法的核心利益和美好的初衷。

我希望给美国知识产权保护法委员会去信,这种不道德的行为是应该在法律的层面上受到制约的。

 

3, 想象派

 

坐在家里闷头写书的人,被我称之为“想象派”。他们是“源自生活,高于生活”的能工巧匠。

我最佩服两个人,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老舍先生。他的代表作《四世同堂》应该是不朽的文学杰作。但是,老舍先生并没有见过真正侵华日军鬼子兵。虽然,他的笔下把侵华日军鬼子兵描写的惟妙惟肖、活灵活现。让人看了他的书,如同身临其境、不寒而栗。

让我们看看老舍的经历记录吧: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老舍离别家小奔赴国难。1938年初,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于武汉成立,老舍被推为常务理事和总务部主任,同年随文协迁到重庆,自此主持文协工作直至抗战胜利。抗战期间,老舍团结和组织广大文艺工作者利用各种文艺形式为抗日做贡献。他自己也以团结抗日为题材,运用各种文学体裁创作了大量作品。其中的代表作为长篇小说《四世同堂》。

抗战结束后,老舍于19463月接受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讲学。在美国写完了《四世同堂》第三部及长篇小说《鼓书艺人》。194912月,应周恩来委托文艺界之邀回到北京。

(笔者说明:以上引用资料源自网络。)

 

再一位让我佩服的人就是都梁。都梁先生的《亮剑》气势磅礴、细致入微。是中国近代抗战文学中的好作品。都梁先生的《狼烟北平》也是抗战文学的杰作。

 

“想象派”是坐在家里写小说的人。中国文化中有无数小说作品在中国文坛上享誉海内外、流芳千古。这些小说对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的传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为什么写《战祸的记忆》呢?我从书名的源头,到作家写作的分类上分析了我自己。我当然希望读者喜欢我的作品。同时,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在抗战文学界中成为绝唱。

如果说浩瀚的抗战历史是一部苍天巨著的话,那么,亲历抗战的老兵就是苍天巨著里的最后篇章。今年,是抗战胜利70年。当年在中国16受降区,在嘹亮的军号声中,在冉冉升起的中国国旗中,在扬眉吐气的明媚阳光下,挺胸抬头受降日军的中国军人们;如果他当时是23岁的青年人话,那么,此时此刻,他就是93岁高龄的老人!

我留下的是:是抗战老兵的在战火纷飞中的悲欢离合、在枪林弹雨中的生死离别,和他们对这个世界留下的警世恒言。他们那沧桑的面容、那晶莹剔透的泪水、和那在贫困中的身影、那期盼的眼神,难道不是人间的绝唱吗?

 

以上,是我方军给我即将出版的新书《战祸的记忆》所作的《序》。2015-1-21

  评论这张
 
阅读(934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